替父還債十年路

來源:市政務公開辦 發布時間:2019-11-11 11:12 瀏覽次數:

  房利英在喂養土雞

大秦嶺深處,有個地圖上也找不到的小山溝——太白縣桃川鎮楊下村后山溝。

立冬剛過,山巔上卻已是雪蓋樹梢。天剛蒙蒙亮,山溝里早已雞鳴豬叫蜂飛舞,一個女人提著20多公斤重的食桶出現在山坡上,布衣舊鞋,一步一挪,她咬緊牙關與陡坡較著勁,驀地腳下一滑,人翻桶滾,滿身泥土……繁重的勞動,像日出日落一樣恒定,她要把這山溝里上萬只土雞、50多頭黑豬、500多箱蜜蜂伺候好。

干活的女人叫房利英,十年前,70萬元的巨債幾乎壓垮了她年過花甲的老父。誰能想到,十年后,她卻憑借一己之力即將替父親還清天文數字一般的債。放下食桶,抖落一身的塵土,房利英說:“我就這一個爹,我家不能欠下良心債!”

時光倒轉,十年寒暑,她和父親經歷了什么?

跑得了“老板”,跑不了“老房”

2009年夏,太白縣漫山遍野的高山蔬菜成熟了,采摘、裝袋、過磅……房利英站在父親房玉平身旁,一臉崇拜地看著父親。原來,老房是十里八鄉出了名的蔬菜經紀人,豐收時節,家里“菜老板”就能住下六七個,一聲招呼,30噸的半掛貨車,一頓飯工夫就能將蔬菜裝得滿滿當當。

王老板,安徽人,太白縣眾多“菜老板”里的收菜大戶。六七年來,他收菜量大,付款爽快,然而2009年收菜時,卻有些麻纏。收三車菜付一車錢,再收三車,才又付兩車錢。由于王老板一貫財大氣粗,又有老房家的信譽在,十里八鄉還是有100余戶菜農將蔬菜裝車后,拿著欠條放心地回家了。

半個月、一個月、三個月……誰能想到,王老板一個“拖字訣”使用得爐火純青,最后干脆不接電話了。老房受盡擠對卻拿不出錢來,菜農們一窩蜂地去找當地政府討說法。算算賬,網袋、運費超過36萬元,菜錢34萬元。這70萬元誰來付?村民們的眼睛齊刷刷看向了兩鬢斑白的房玉平,有人傳言:“王老板把錢給老房了,這70萬元老房要獨吞哩!”

老房有苦說不出,他自家也有10萬元蔬菜錢被王老板卷走了。思前想后,老房不甘心,與太白警方一起千里迢迢趕到了王老板遠在安徽的老家。沒想到,蓬頭垢面、家徒四壁的王老板兩手一攤:“賭輸了,生意也賠得底掉,要錢沒有,要命一條!”

老房丟了魂似的回到村里。親戚當面說:“這錢算了?!庇腥松觼碓挘骸澳愕媒o個交代!”律師提醒他:“34萬元的菜錢,是王老板打的欠條,從法律角度說你可以不用管!”

老房悔恨不已,一病不起住進了醫院。家里,債主走馬燈似的進進出出,句句話語像刀子般扎在房利英心口。春節,冰鍋冷灶;夜深,哭哭啼啼。村里人替老房家算了一筆賬:靠種菜,不知要還到猴年馬月;靠生意,誰還敢向老房家賣蔬菜;靠家產,拆房賣梁也還差“十萬八千里”。

鄉親們和老房都沒想到,老房家還有一個依靠——女兒房利英。她心里較著勁:“爹的債,就是我的債!”

數得清的“欠條”,數不清的“汗水”

蒼老的父親,100多張欠條,70萬元債務……老房家就這么垮了嗎?剛過30歲的房利英不認命。

房利英在寶雞市區有一家花店。盡管她披星戴月,擠牙膏一般幫著父親還錢,可幾年下來,還上的錢也只是冰山一角。

2014年,房利英自認為找到了一條生財之路——養雞。為此,她查資料、做筆記,甚至到郊區養殖場偷師學藝。她認為,回到家鄉辦個生態養雞場,日子肯定有指望。

拿出全部積蓄,承包了楊下村后山一條荒山溝,房利英把父親接到農場,決心大干一場。第一批4000只土雞苗運來了,沒想到第一夜,就讓她欲哭無淚。那一夜,山里風大氣溫低,雞苗因為怕冷,層層疊壓擠在一起取暖,一會兒工夫,就能疊壓成磨盤大小。房利英趕緊撥開雞苗堆,下層的小雞已經窒息死亡。房利英一夜未眠,撥開東邊的“磨盤”,西邊又隆起三個“磨盤”……天亮的時候清點數目,400只雞苗窒息而死,捧著死去的小雞,她的心在滴血。

雞苗越養越大,苦難卻接踵而至。夜半時分,黃鼠狼鉆進柵欄,咬出一地雞毛;荒山野嶺,房利英眼睜睜地看著山鷹從天而降,抓起小雞騰空而飛;雞開始產蛋了,野豬又拱開柵欄,吃得滿嘴流蛋黃……4000只雞苗,短短數月就有上千只死亡。算算總賬,第一年她足足虧了50萬元。年底時大雪封山,房利英在山上哭得像個娃娃。

怎么辦?房利英決定貸款。然而,銀行卻通知她不符合貸款條件。當時房利英正在路邊吃熱餛飩,接到這個電話,她又失望又傷心,淚珠不停掉落在碗里。

難道這就是命?房利英一發狠,瞞著家人,抵押了寶雞市區的住房和花店,借債20萬元,她要破釜沉舟再拼一把。

2016年,又一場考驗接踵而來。夏天的一場雷雨,浸濕了雞腹絨毛,大量的雞感冒了,第二天就從雞場拉出了6架子車死雞。擦干眼淚,房利英繼續苦干,割草,鐮刀劃破手掌,隨便找塊破布纏纏;鏟糞,累得她直不起身子,找棵樹靠靠;大雪封山,一包掛面就是她的口糧。村里人說,血氣方剛的小伙子都吃不了這個苦,她這是在拼命呢!養雞場走上正軌,房利英又開始養起豬和蜜蜂。盡管每日辛勞依舊,但她最快樂的是農場有收益了,她和父親能夠陸陸續續給鄉親們還錢了。

村里人說,老房家說話吃銅咬鐵、做事頂天立地。老房總是親自登門還債,他賠上笑臉,說:“日子久了,虧欠了?!比思彝瑯铀途渑脑挘骸胺渴?,不著急,誰還沒個難處!”

房利英看在眼里、喜在心上,干得更歡了。她的土雞蛋訂單不斷,土豬肉供不應求,土蜂蜜更是成了搶手貨。常年跑市場、腦子靈活的她,思量著:“這樣賣下去的確賣得快,但卻很難賣得值。怎樣才能賣得值呢?”

2017年至2019年,她蹚開了前路,實現了自己的“三級跳”:

第一跳,她帶貨上門,敲開了寶雞很多星級酒店的大門,雞蛋、雞肉、豬肉、蜂蜜的品質讓大廚們贊不絕口;

第二跳,她在淘寶等七家電商平臺推出了自家特產,實現了一座山溝供全國;

第三跳,她大量收購太白花椒、木耳等山貨,做成精包裝,在縣城開起了160平方米的形象展示店,實現了線上線下相輔相成、互動銷售。

“三級跳”的過程中,房利英一直在支持父親還債,連律師口中“不用管”的34萬元菜錢,也主動認下來挨家挨戶償還。如今,房玉平已經還完了絕大部分債務,女兒的合作社也吸收了158戶群眾成為社員,帶著大家一起增收致富。

“這70萬元債,估計很快就能畫上句號了!”在年過古稀的房玉平眼里,女兒是他一生的驕傲,他叮囑女兒,路寬了,更要記得曾經虧欠大家的情分。

“放心,老爹!”房利英脆生生地應下來,她正準備去提款。年底了,她準備給附近六家村40名殘疾人分紅,每人裝個1000元的紅包,因為“親不親,故鄉人哩”。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现在修基站还赚钱吗 翻翻配配资 英超决赛 上海麻将规则图解 552彩票app 黄大仙免费资料大全 棋牌游戏信誉排行榜 快三彩票哪里开奖最快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一定牛 226322平特一肖论坛 白城棋牌游戏